欢迎来到浦江蓝月水晶工艺有限公司参观!
Logo

15988550942

热门关键词:水晶奖杯,水晶奖牌,水晶奖杯定制,水晶奖杯制作,水晶奖牌制作,水晶奖杯厂家,奖杯制作,奖杯定制,奖牌制作,奖杯,奖牌

新闻中心About Us

当前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新闻中心

自然
发布:admin 浏览:350次

在没有人类、植物甚至地球和宇宙的时候,就有了自然,不知它是何时产生的,这里我说的是广义的自然。慢慢地,有宇宙、地球、植物最后是人类的出现,人就将自然缩小到,我们所接触的无机环境中去,那我们就从这里说起。

 

  当人一从母亲的腹中落胎出生,他的身体就开始衰老,这是无庸质疑的事情,即使到了像我们的花季年岁,也是一样。有时,不得不这么说,人是一种矛盾的动物,从出生就有的矛盾贯穿始终。在身体衰老的过程中,恰恰思想在生长,等到那一天,身体太虚弱衰老时,正是思想完全成熟的时候,但身体还是去世了,于是人们就说这是“死”,而我说,这是身体的死,真正的根源在这里,载着人一生的思想,最终归于自然。这令我不禁想到,人从母亲腹中落生,受母亲照顾,长大成人,等到那一天,母亲衰弱的时候,人又会回来照顾她、关心她,正像她以前那样对待自己一样,到人暮年,又会想到自己的母亲;游子远离祖国母亲,但当祖国衰微破败,他会站起来为祖国说话,当他年逾古稀,他还是要回到祖国,落叶归根。这些完全是和生命的历程一样!人类从自然中繁衍进化,最终身体归于尘土,思想合于自然。所以,我就能看出来,人的至亲是母亲,人类乃至无机环境的至亲是自然。

 

  人的一生,不是为了修饰自己的身体,更重要的是将自己的思想修炼至与自然相统一。每个人,在很小的时候就都有理想与人生的计划,这些都可以成为现实,但过程却需要人们自己补充。这就像是做flash动画,只要把几个大动作预设,软件就会随机填补中间的过程。而对于人来说,这中间的过程极为重要。不管怎样,在失败几次之后,有人便放弃了,那么他中间的过程,并没有添满;但是,还有的人努力之后仍然是失败,反复多次也是一样,那么他中间的过程固然充实,但是却距离大事件太远,也就是计划高于行动。既然这样,不如与你的至亲互相商量,因为两个“母亲”之间的感情想必是相通的,用母亲的角度,慈爱地帮助你,修正你所犯的错误,是为了使你的思想与自然相和谐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谁又能说母亲不重要呢?她不仅帮助你身体的生活,还帮助你思想的维系,重要性可想而知。

 

  可是,谁的生命进程会是一帆风顺呢?答案绝对是没有,有的人家境优秀但家人不和;有的人家幸福团圆,却贫困寒酸。太多的事情就是这样,“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”去年的汶川大地震,无情地剥夺了很多人的生命,这又怎么办呢?面对这样的灾难,的确涌现了不少英雄。一位年轻的母亲将自己的骨肉放在身下,自己像鹰一样遮在他上面,而自己却仙逝故里——这,我说她是英雄,因为她本来该有很好的生活,为了孩子,明明知道会死还是去死了,这便是一种无言的英雄,感天动地。一位朴素的农民母亲,她的孩子、丈夫都因地震去世,但是在这一年当中,她默默地奉献,帮助别人,甚至还很会生活。当记者采访她时说,你为什么不为孩子丈夫难过时,她淡淡地说:“我并不认为他们是离开我了,他们的心与我同在,所以我不会伤心。”——这,她也是英雄,她能够在灾难面前,理解它,感悟到人归于自然的魅力,这对于这样一位母亲,平凡得很,但却着实很伟大。放弃自己幸福的生活,来到灾区救助的英雄层出不穷;在平静的生活中,将生死度外的人同样也是英雄。这四种英雄到底是什么呢?在死亡面前,知道是险境,敢于前行的人是英雄;死亡已至,淡然面对的人是英雄;放弃自己的生命挽救别人的生命的人,是英雄;在正常生活中,对死亡不惧怕的人更是英雄。于是,他们有的是人中的母亲,但最终虽然身体消亡,思想却永不消退在历史之中,在自然之中也是不灭的、永生的,正如水晶奖杯一样,它是正义的化身,是纯洁无暇的,是伟大神圣美丽,庄严的。

 

  有时,就想到古代的君王,总想得到永生,但却总也得不到,因为他的思想中有太强的欲望,不能与自然相统一。而孔孟不求长生,但思想却与自然和谐,达到“天人感应”,正是这个原因。自然母亲孕育出无机万物和人类,或许有目的,最有可能的就是统一、和平。人在他们的母亲协调下一起静悟,是可以合于自然母亲的怀抱的,这才是永生的最高境界。没必要总说,永生是神仙的事,永生人也可以达到。

 

  人们就该在自然母亲那里反观自己的生命,古代的人比当今的人智慧的原因,没有别的,就是善于养生和孝亲。养生是为了调和自己的性情、思想,以合于自然,孝亲是在于从母亲那里感悟祖先的情怀,使自然与人相互融合,这样心越发趋于高远,身体的衰老也就不放在心上了。反而,现代人追名逐力,欲速则不达,心还没有纯净,就又被功名压倒,养生、孝亲逐渐被美容、愚教所代替,自己还要唉声叹气、怨天尤人了。

 

  人们在自然母亲那里反观生命,与自己的母亲一起。孝顺他们,为的是使思想最终可以回于自然,这好象刚刚是生命的尽头,可又是新的开始,循环往复,周而复始。

 

  人们在自然母亲那里反观生命,不至于使人们,过多地迷失。既不会过多地沉迷于现在,也不会过分地追忆过去。当斯人已逝,就会想到,那是身体的消亡,而他的音行却留在这里的万物之中。

 

  既然已经在自然母亲那里看过了生命,就应该明白,万事归于自然,淡然就好。在人的灾难面前,有母亲帮助;在汶川地震灾前,有祖国母亲帮助;在人类的能源危机面前,有自然母亲在帮助。所以,我们怎能说母亲不重要、不好呢?她们才是最理解我们的人。